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blog

一点一滴就是大海,一时一刻就是一生……

 
 
 

日志

 
 
关于我

体验做教师的幸福,在繁琐的工作中发现美好的故事,凝结成珍珠,串成美丽的链子,成就充实的教育人生。

读《红楼梦》第四回  

2018-07-08 21:52:32|  分类: 文学品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回是《薄命女偏逢薄命郎,葫芦僧乱判葫芦案》,意思好懂,但有一点实在糊涂。糊涂的是在此时宝钗黛各自的年龄,上次说黛玉五岁的时候聘请贾雨村为家庭教师,六岁丧母,中间没有多长时间的间隔就拜别老父投奔外祖母,所以我认定黛玉进贾府的时候大约就是六七岁的年纪。第三回描写黛玉初进贾府的所见所闻,最后一段是这样说的“次日起来,省过贾母,因往王夫人处来……”第四回开始就交代薛蟠因倚财仗势打死人命要进京来,中间没有任何时间的过度呀!但第四回确切地说明此时的薛蟠今年方十有五,其妹宝钗比薛蟠小两岁,也就是十三岁,宝玉比宝钗小一岁,黛玉比宝玉小一岁,这样推理,此时的黛玉应该有十一岁。可明明刚进的贾府,明明进贾府第二天就知道薛蟠打死人命要进京的,怎么一夜之间从六七岁长到了十一岁,这四五年间的时间难道被曹公忽略了吗?为何我这样笃定的疑惑,因为甄士隐梦中与通灵宝玉有一面之缘,那时英莲三岁,宝玉黛玉等还没有出生,次年元宵节英莲被拐子抱走,算作四岁(门子说五岁被抱走,四五岁都可以忽略),此时英莲十二三岁,满算中间只过了七八年时间,门子也确凿地说过“虽隔了七八年,如今十二三岁的光景……”。这个推算正好符合宝玉七八岁,黛玉六七岁的年纪。这可真是一个迷呀,是不是不能深究。有红迷爱好者这样认为,曹公对时间的交代一向不清楚,所以第三回的“次日”不能算作进贾府的第二天,而是进了贾府后若干年后的某一天,如果这样的话也能让人理解宝黛这四五年的时间过着‘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两小无猜的生活,不过确认宝黛的年龄后,英莲的年龄就尴尬了,英莲至少比宝黛大四五岁,绝对不止十二三了。好吧,这些都不是关键,关键是后面的故事。不在此处纠结了,写出来也只是梳理一下时间脉络,曹公没明着写的,我们读者可以根据自己的揣摩胡编一下,也是一种趣味呀!
读《红楼梦》第四回 - 春华秋实 - 春华秋实的blog
 
        怎能不提贾雨村,这一回主要是写他的。贾雨村成熟的很快,听到人命官司后,先是大怒,马上要发签拿人,因看到门子使眼色儿,便停住了手。这一怒一停让你觉得贾雨村骨子里并不是坏人呀,听到这样的冤屈之事会大怒,但瞬息时间变化真快,一个门子的眼色便让他停住了手,这心里是怎样变化的呢?不过这门子也真是胆大,虽是故人,但身份悬殊,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门子自以为混的很明白,将“护官符”拿出与贾雨村分析其中厉害,通过门子之口我们也将几个关键人物了解清楚,真是掏心掏肺般对待贾雨村,希望借着这位“故人”能够混的更好。没成想他打错了算盘,贾雨村是什么样的人物?不用你多说,你只提薛蟠与贾政、王子腾的关系,我觉得他一样会做的顺风顺水顺人情。但看门子,不但道明期间的厉害关系,还帮贾雨村出谋划策,各种关系,各种细节都做了详尽的安排。而贾雨村呢?口上说斟酌斟酌,但接下来所做却与门子说的一样。通过这件事情,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再有才华的人,当向上司提出方案的时候,一定不能过于详尽,要给自己留余地,也要给上司发展发挥的空间,同时也是保护上司的颜面和隐私。这个门子自以为是,反而打错了算盘,要知道,这个案子不仅仅是贾雨村徇私枉法的铁证,还有就是,你一个小小的门子知道的太多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反而会惹祸上身的。其一,门子是当年葫芦庙里的小沙弥,知道贾雨村的出身,更清楚是因为当年甄老爷的资助贾雨村才会有今天。而今甄老爷的女儿深陷苦难,贾雨村没有半分怜惜,丝毫没有要救她出水火之中的意思,所考虑的只是如何保住官职,怎样更能取得贾家和王家的庇护。当然,官场上想继续高升,没有更厉害的大人物的庇护是没有前途的,贾雨村第一次丢官就已经深刻感知到了,所以这次他绝对不会放过机会。一个但凡有点良知的人,没有知恩图报,内心都会过意不去的,时时会受到良心的谴责。贾雨村是做官心切,但他毕竟是读书人,报恩是一个人最起码的良心体现,他为了自己的未来,没有报恩,你想他的内心不会内疚吗?他会放着这么一个知道自己过去并时刻提醒着自己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在身边吗?其二,官场的腐败黑暗已是如此,贾雨村算是随波逐流吧,但你不要忘记,一个读书人最开始的初衷一定不是贪赃枉法,他曾经也一定有报国为民的豪情。这个案子徇情枉法不说,简直就是颠倒黑白,贾雨村第一次做官也有瑕疵,但与此相比简直小巫见大巫。我想一个读书人丢掉了自己为官的初衷,丢掉了一直所信奉的操守,他能感受到自己已经黑了,洗不白了,索性就黑下去吧!这个门子不但知道自己的过去,还清楚自己的现在,况且从言语上能够判断,他并不是一个能够保守秘密的人,如果到处卖弄自己和新任上司的关系,那可就不是落人笑柄那么简单了,有可能授人以柄,这个人太危险!其三,门子所知倾囊而出,对别人没有了丝毫的利用价值,他所知道的,贾雨村的智商而言比他感悟的会更深刻,今后的事情应对的会更加游刃有余,毕竟不是一个层次的人,读书人要想玩起权谋和心术,你一个小小的门子哪能与之较量。一个没有用的,还会累及人品的,且还有危险的人不杀掉已算仁慈,所以远远地充发才算作罢,也是门子自以为是的苦果。
        你不得不服贾雨村的功力了得,当门子提醒贾雨村出身之地时,贾雨村的表现如何,是如雷震一惊。这“雷震一惊”四字告诉你他非常在意自己的过去,丢官之时不过嘻笑自若,怎么此刻会有这样大的反差?我认为此次贾雨村的再次出仕一定是怀着极大的抱负,葫芦庙的经历简直穷困潦倒至极,不堪回首。门子这样轻描淡写地将他的记忆拉回过去,贾雨村是没有思想准备的,他不知道还会有人知道自己的那段穷困史。接下来,贾雨村面对门子的卖弄,一直隐忍耐心听完,像一个向老师请教的小学生。子曰“不耻下问”,这是好听的解释,其实此刻的贾雨村是需要有人指点,有人将他引上一条不愿面对的路,而这个人竟然是身份低微的门子。试问,有几个心怀大抱负的人能够这样“不耻下问”,从这一点来看,贾雨村是具备成为“大人物”的“品质”。其实,读这一回,我能感觉到贾雨村没有半点的违心为难,半推半就之间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这就是那种“太渴望”的人面对着将要得到时的迫不及待,他甚至都能预料到自己的未来。你看,事成之后,他急忙作书二封与贾政和王子腾,将自己的功劳表述清楚。到此时,他已经彻底丢掉读书人的清高和初心,以后,还会有什么事儿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