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blog

一点一滴就是大海,一时一刻就是一生……

 
 
 

日志

 
 
关于我

体验做教师的幸福,在繁琐的工作中发现美好的故事,凝结成珍珠,串成美丽的链子,成就充实的教育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姥爷  

2012-04-04 17:06:49|  分类: 真我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假的第一天,居然下起了雪,这可是清明节了,谁听说过“清明时节雪纷纷”呢?幸好,中午的时候天终于放晴了,下午,我开车载着妈妈、女儿、外甥回到了洋河口老家。回老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望姥爷,八十三岁高龄的姥爷正站在窗户那向外张望,看见我们回来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拿出给他新买的裤子,让他试一试腰围和裤长是否合适,他一边念叨着说:“都这大岁数了,还有几天能活,买这个干啥。”一边脱下旧裤子试穿。也许床太低,他穿好后想站起来,腿还没站直就又坐了回去,嘴里不住地念叨:“老了,不中用了,站都站不起来了。”我的心里有些发酸,姥爷的衰老真是能看得出来,赶忙扶起他,帮他提上裤子,看样子还挺合适。

        老舅一旁笑着说我新买的车,问我上路的感受,姥爷听到我们的谈论,眼睛里似乎放出光来,向我问道:“你买车了?”我笑着说:“是呀,您坐上车试试吧,看我的驾驶技术如何。”姥爷微笑着往外走,我急忙跟出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只见姥爷很利索地坐上车,妈妈他们也跟着坐上了车。关上车门、点上火、挂好档、轻松离合,我们欢笑着和老舅一家人说再见,汽车缓缓驶出,驾车来到住在不远处的三姨家。晚饭自然在三姨家吃,只要我们回去,姥爷就尽量多地陪着我们。直到天很黑了,姥爷站起来要回到老舅家,实在不远,也实在对我晚上在没有路灯的乡下开车不放心,妈妈建议我搀着姥爷把他送回去。虽然姥爷一再拒绝,可我还是挽住了他的胳膊。走出去,我才真正感受到没有我的搀扶,年迈的他也许会摔倒,因为下雪过后,积水的路面反射出光来,姥爷一味躲着亮处,就难免高一脚矮一脚。一路上他才有机会问我买车花了多少钱,我的一个月工资又是多少钱……我小心地搀着他,叮嘱他慢慢走,把他送进门,他反过来又叮嘱我回去时小心一些,我含笑点头,回到三姨家。

        第二天,天气晴好,我们一大家子人去墓地给姥姥扫墓。逝者如斯,生者都好好的,倒也没有什么哀戚,妈妈嘴里念叨着,希望姥姥的在天之灵能够感知,我们焚烧纸钱来寄托思念。回来的路上,依然是往年不变的话题,墓地里那几个新矗立的墓碑又是谁谁谁的……

        姥爷在大门口等着我们,虽然我们的车驶过,可他好像不知道一般。聊了几句,谢过了挽留我们吃饭的两位舅舅和舅妈,我们还是回到三姨家吃午饭,姥爷当然要和我们一同去。路上,姥爷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我开玩笑说:“您正低着头想心事呢,没注意,我们也是刚刚才回来。”心里还是有些酸酸的,有时我们迎面走过来,只要在十米之外,他都看不出是我们。

        妈妈和三姨在厨房里一边做饭,一边聊着她们永远也聊不完的话题,不用我插手。我便和姥爷搬个凳子坐在门口晒太阳,低头一看,姥爷居然穿上了我新给他买的裤子,心里顿时很欢畅,要知道这是多大的“殊荣”呀!这不,妈妈十几天前给他换的新被罩又被他换了下来,还嘱咐妈妈带回去;三姨以前给他织的毛衣甚至还被姥爷退回去……他知道我看到了新裤子,笑着说:“下回别买了,我还能活几年?买多了穿不过来,反倒糟蹋了东西,现在的衣服又穿不坏。”我笑着说:“看您面色红润,怎么也得活个一百朝外,我们买是我们尽的孝心,看您穿上我们心里也舒坦。”他继续说道:“那年你们还住在五四路,地道桥口有一个算命的,人人都说他算的特别准,他给我算说我能活八十五。”我知道这件事,那年姥爷才六十五,我们家刚刚搬进市里,那时的八十五岁也算是一个遥远的未来,可如今姥爷的年龄却渐渐逼近这个年龄。我拉住他布满老茧的双手说:“他算得不准……”姥爷却笑着说:“村东头的老孙头,算命的说他能活七十三,他偏偏不信,还当笑话讲给我听。可可地,七十三岁那年他突然拉稀,我还劝他,可得好好治。本来都快治好了,后来去外地的儿子家,大夫下了猛药,他到不拉稀了,死的时候肚子胀得老大,跟扣上个大锅盖似的……”虽然他还是笑着讲,可笑到最后,眼角居然溢出泪水,这是他的老毛病,眼睛里总爱流泪。

        阳光格外好,小小的院落里不透一丝风,竟被晒得暖暖的,几丛刚发芽的小草从墙角探出头来,院子西边的樱桃树虽然没有发芽,可枝条透着暗红色。我知道,这是他的一个心结,他总说还有几年活头都是指着这句话。突然想起我八九岁那年,因为淘气染了红指甲,生怕第二天被老师说,央求着姥爷用剪刀把红指甲油蹭掉,姥爷耐心地帮我蹭,还怕用剪刀划伤我。此刻,我拉起他的左手,把手心翻过来,认真看起他的手心纹路,他见我看的认真,笑着问:“你会看手相?”我随口答道:“略知一二!”只见他的掌心纹路甚是凌乱,笑呵呵地说:“姥爷,您看您得多操心呀!这手心乱的。”是呀,姥爷六个儿女,儿女们生下更大的一群孙男娣女,哪一个不连心?不操心呢?我抚平他的掌心,指着一个长长的纹路说:“这是寿命线,您看您的有多长,一百岁都不止!”他笑着说:“活那大岁数自己遭罪,别人也跟着遭罪。”我认真地说道:“不对呀,您长寿带给我们的是福音,家里有老寿星,我们才有机会人人都长寿呢!”他似乎看着远处说:“我们哥几个就剩下我了,我的两个姑姑都活了九十多岁才没的。”这句话看不出他有什么情绪,于是接着他的话说:“看来您家有长寿的基因,让我们也沾沾光吧!”老人即便再怎么认为活的岁数大连累儿女,也都希望自己的晚辈都是长寿之人。看着姥爷操劳一辈子长满老茧的手,依稀还记得我小的时候姥爷曾给我做一个冰车,寒冷的冬天,姥爷又是锯木头、又是钉钉子,我迫不及待地在一旁“监工”,看到姥爷裂开的口子上流出了鲜血,再也不肯说一句着急的话了。我检查着他的手是不是还有裂开的口子,口子没有了,却看到他的指甲个个都是平的,边上的指甲都要嵌进了肉里,他笑着解释道:“人老了,啥啥都不怜人,指甲都长不好,还总劈开。”我拿出指甲刀,帮他修着指甲,问道:“您是拿什么剪的?怎么都是平平的,这样边上的指甲就爱长到肉里去。”他任由我帮他修剪指甲,说道:“拿剪刀剪的,指甲刀太小,还不好用。”修完指甲,我从钥匙链上卸下我的指甲刀,套在姥爷的钥匙链上,比着给他看:“我的指甲刀不但锋利,开口也大,特好剪。”他见果真比他原来的大许多,就笑眯眯地说:“把原来的卸下来吧!”

        空气总弥散着炖排骨的香味,这样的香味总是闻到,但许久以来都没有今天这样香。排骨是我带来的,三姨还开玩笑说她自出正月就一直想吃排骨,我知道姥爷也很爱吃。开饭了,也许被香味诱惑,孩子们匆忙洗完手就急迫地问:“可以吃了吗?”见姥爷端起了饭碗,孩子们欢呼着“开饭了”就大快朵颐起来。挨着姥爷坐的妈妈把煮的最烂的肉从排骨上夹下来,放进姥爷的碗里,姥爷吃饭是从不说话的,可看到他连着吃了好几块肉,我都感到越吃越香。

        吃过午饭,姥爷坐在炕沿上听着妈妈和三姨零碎地聊着天,从眼下的村干部竞选,聊到谁家兴起、谁家败落……姥爷的听力不太好,他也不太说话,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偶尔插上几句……午后的时光总是匆忙的,太阳落山之前我们要赶回去。

        姥爷站在门口送我们,汽车开出好远,我还能从后视镜中看到姥爷那苍老的越来越小的身影,直到转弯……

        我曾经弱小过,姥爷赶着大马车带着我去拉沙子,他把我抱在怀里,嘹亮的“嘚儿、驾、吁”和在空中响起的鞭子声似乎总是萦绕在耳旁;我渐渐长大了,十六岁那年的元宵节父母都不在家,是姥爷陪我过的,我们一起炸元宵、看花灯、下跳棋;如今的我早过而立之年,甚至在父母的眼里都是可以依靠的了,我的姥爷却越来越像小时候的我,等着亲人的呵护和关爱。常听人发出“子欲孝而亲不待”的叹息,感谢姥爷好好地活着,让我们享受温暖之余,也让我们还有很多机会去孝敬他。

        祝愿我的姥爷永远健康、平安、福寿绵绵!

我的姥爷 - 春华秋实 - 春华秋实的blog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