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华秋实的blog

一点一滴就是大海,一时一刻就是一生……

 
 
 

日志

 
 
关于我

体验做教师的幸福,在繁琐的工作中发现美好的故事,凝结成珍珠,串成美丽的链子,成就充实的教育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童年的记忆——吃什么,什么香  

2009-05-22 15:08:42|  分类: 真我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童年物质相对匮乏,食品的种类实在有限,可能正因为如此,那时我感觉到吃什么,什么香。

每天我们学习、游戏之后非常的饥饿,只要一闻到饭味就马上食欲大开。那时妈妈们做熟饭后会来到门口呼唤自己的孩子回家吃饭,妈妈的唤儿声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这种声音也刺激孩子的食欲。因为家庭条件较好,从来没有吃过粗粮,所以看到别人家吃高粱米粥或者白薯面窝头就馋得直流口水,好几次在人家的饭桌上蹭饭,图的就是吃口新鲜。妈妈找到了就连抻带拽的把我拎回家,让我发誓再也不蹭饭,誓言发了很多次,但饭还是要蹭的。妈妈实在拿我没办法,于是就贴窝头,炖小鱼,让我解馋,这也是我现在梦寐以求的饭,可再也没有那么大的锅。妈妈烧米饭很拿手,干饭熟了后,会有一层金黄的、香脆的锅巴,妈妈抹上白糖,我们就当点心吃,必须趁热吃,否则凉了就不好吃了。妈妈炖得鱼干也是美味,用大酱炖鱼干黄豆,现在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创意呢?那时的鱼干有牛鱼的、河豚的、燕鱼的、还有洋鱼的,我最爱吃河豚干炖黄豆,当然河豚是很专业的爸爸收拾的,可以很放心的享用。一日三餐虽然简单,可正所谓:小葱拌豆腐,越吃越胖。吃什么不要紧,关键是有个好胃口,这个要感谢我的妈妈,也谢谢自己每天把自己“累”的那么饥饿。

零食嘛,妈妈有时会准备一些“牛奶饼干”,或着爸爸带回来的小动物饼干(饼干盒特别大,也特别的好看),这是我童年最普通的零食,也不是每个家长都给孩子预备的,可能因为我们的体力消耗太大,经常感到饥饿的缘故。妈妈不是让我们无度地吃,每天都有限制,最多不能超过十块,我们很听话。在有就是一些酥糖,都是锁起来,每天一块,记忆中好像逢年过节的才有。

平常是没有水果的,春天肯定什么都没有,那时没有大棚。夏天可能会有樱桃,都是山里的老头用自行这驼着卖,不论斤,一毛钱可以买他折好的一个纸袋那么多。还有杏,大人不让多吃,说杏吃多了伤身体,每年最多买一两次,吃完了杏,还要砸开核,如果不是苦的,核基本也都吃掉。夏天盛产西瓜,可那时没有大卡车,一次一个瓜农只能驼几个来卖,一个夏天也买不到几个西瓜。桃子最常见,而且多吃饱人,还可以用粮食换,是驾着马车或者驴车来卖,妈妈只要来卖的就一定买,痛快地吃桃子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其他水果都是夏末秋初才多起来,比如苹果、梨子。那时看不到桔子、菠萝、香蕉等,因为是南方水果,根本就运不到农村。等到秋天已经快过去了,冬天快来临时,妈妈就成筐的卖苹果,红元帅、绿国光、黄香蕉等。可一筐苹果也吃不了多长时间,一个冬天还是没有水果,我们就吃冬储的白薯,削去皮,脆甜可口,不亚于水果。

不要以为那时的吃食很少,在农村所有的植物只要你想吃几乎都能吃,况且我们的院子里还种着很多的蔬菜。顶花带刺的黄瓜,清香可口,还可以沾酱当成菜。火红的西红柿,丝丝甜润,甚至故意摘个没红透的尝尝酸味。有时长成的紫皮茄子想吃也可以吃的,甚至吃青椒、生菜、大葱、玉米杆(甜杆)……最爱吃的是盛夏香嫩的玉米棒,满满的一蒸锅,顺着蒸汽你就已经似乎尝到了玉米的味道,揭开锅盖的瞬间,你能感觉到吞咽口水的“咕噜”声。一会儿也不等,拿起烫手的棒子就啃,妈妈怕我们烫着,用筷子穿起来,吃的那个惬意,舒坦……同样爱吃的是盐水花椒大料煮毛豆,唤来相好的小伙伴,一边吃一边嬉笑着,根本就不用急,一大盆吃的都撑破肚皮,我们吃完了,大人们也一边吃一边聊天,看着我们玩耍。

野味也不少,踩回来的蛤儿,捉回来的小蟹、小虾,逮只麻雀放到灶膛里烤熟也是美味(我从小不吃小于鸡的鸟类),有的男孩子还在野地里烤青蛙吃(残忍)。我和小妹妹们最喜欢到田野里摘“甜星星”(野葡萄),紫红紫红的,洗干净后光是看就觉得很好看,吃到嘴里味道也很甜,吃完后舌头都变成紫色。东家打几个核桃、西家摘几个桑椹、甚至田野里顺手摘几片“酸不溜丢”几根“擀面杖”、几个“酹瓜瓢”,都是能入口的食物。

学校门口有一个年岁很大干瘦的老爷爷,他冬天卖冰糖葫芦,春天卖糖块儿(各色各样的水果糖、祭灶糖、麻糖、窝丝糖),夏天拿着纸袋卖樱桃、桑椹,秋天卖青枣、黑枣,一年一年地循环着卖,总是逗引我们流口水。好不容易找到点钱赶忙给他送去,有时我们还捡竹签(穿糖葫芦用的)还给他,他大方地拿下一串黑枣糖葫芦给我们,算是酬谢。我还记得村子里有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卖“海滨冰棍”的大叔,开始一根冰棍2分、5分钱,后来是1毛钱,最后好吃的“海滨冰棍”和“山海关大雪糕”卖2毛钱。我最喜欢他的叫卖声,有时妈妈大方地给我钱,我则高兴地蹦着高去追他,他会在炎热的夏天从神奇的箱子里拿出冻得结实的冰棍递给我,丝丝的凉气将追逐时的炎热驱逐的一干二净,那时我还幻想过长大了也去卖冰棍,那样就可以经常吃了,可我从来没看见这个大叔自己吃冰棍。等我回到家时,一根冰棍直剩一口了,我就一直舔,舔到只剩下棍。我们还自制冷饮,从水产公司的冰窖里要几块冰,用刀剁碎后拌上白糖和醋,吃起来甚是爽口。或者从水井里压出冰凉的水,加上白糖、醋,或者放入几滴蜂蜜、有时还能有果味精,就是那时最好喝的“饮料”。我家的井水是最好喝的,丝丝凉意中还透着甘甜。

如果赶集,我是必须要吃“年糕”和“油炸糕”的,这是吸引我赶集的最大诱惑,大人们一般也会满足我们的要求。那时赶集不但买东西,有时还会去买一些粮食、鸡蛋等,非常有趣。其实我最喜欢的主食是豆包和粘豆包,原因是我敬爱的姥姥做的非常拿手,我还记得最后一次吃她做的豆包的情景,她看着我吃,在一边微笑着。北京的姨姥们带来的点心基本都进了我的肚子,第一次吃蛋卷时还心里暗自惊叹:真是太好吃了,咋做的呢!姥姥偏心我,总是偷着给我吃。包括她门口种的葡萄,我帮她浇水的次数最多,但我吃到的葡萄也是最多的。

童年的食物虽然不丰富,但总感觉什么都比现在好吃,是食物变了、还是吃食物的人变了、或者是吃食物的心情变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